基隆法律事務所,好的基隆法律事務所,推薦基隆法律事務所 基隆法律諮詢免費,推薦好的基隆法律諮詢,好的基隆法律諮詢 基隆律師事務所,好的基隆律師事務所,推薦基隆律師事務所 基隆律師諮詢免費,推薦好的基隆律師諮詢,好的基隆律師諮詢
92歲老律師愛免費幫人打官司:只要還活著一天,就要為正義吶喊 上游新聞 百家號01-22 22:24 新年伊始,主城一家知名律師事務所邀請今年92歲的李本茂參加業務年會,探討法律問題。 老李開出三個條件:不要車接送,自己坐公交車來;安全責任自負;不要任何報酬。他還強調,不接受的話就拒絕前往。 大隱隱於市。原來,老李是共和國第一批律師、司法部司法行政銀星榮譽勳章獲得者。他現在仍持有律師執業證。 “一般,一般,全國第三。哈哈哈……”會後,老李說起自己高齡卻仍能出庭的現狀,笑聲爽朗——據悉,國內跟他類似的健在者僅三人。 92歲的李本茂是共和國第一批律師,如今他活躍在法庭上,替當事人辯護 不要錢的“假律師” 上週三的午後,老李從渝北區黃泥塝出門坐815路公交車,3站路要15鐘左右。他要去江北區紅旗河溝的渝峰律師事務所,見一個叫樊相國的人,商量樊涉及的勞動官司事宜。 老李下公交車不用人扶。他不拄拐,九旬老人的蹣跚跟他無關;他不佝僂,背僅微駝,一手穩穩抱著撐得鼓鼓的公文包,一手撐把雨傘。 樊相國等在事務所樓下,見到李時快步迎過去,老李擺了擺手,示意不要人幫忙。 緩斜的長坡和20級台階是走進大樓的必經之路。他左腿一邁,右腿一蹬就輕鬆地上了一步台階。20多級走完,沒喘一口粗氣。“看嘛,我說了我可以走,哪需要扶?”只不過,雨天增加了點難度係數——他得走慢點。從“不要去”到“打車去”,兒女們對李本茂上班的要求一再降低。 最終,雙方各讓一步,“走慢點”就成了最後的妥協。 65歲的熊朝輝十分感謝李本茂為她免費書寫的遺囑 “李老師,今天落雨,你走路小心點喲。” 65歲的熊朝輝在事務所樓下的路口負責交通引導。 她比樊相國先看到老李,搶先迎了上來。 4個月前,因為一紙遺囑,她和老李誤打誤撞有了交集。 “李老師當時恰好路過,就被大廈前台的大哥推薦給了我,說他人特別好。我兒和兒媳離婚了,我想把我這套房子只留給兒子。你現在都不收我的錢,我怪不好意思的。”熊朝輝拉著老李的手滿口感謝。 她回憶,那時,老李清楚她的想法後,提議擬寫了一份她和丈夫的共同遺囑:“你們老兩口身體健康,房子是雙方共同出資,兒子也是親子,這樣的遺囑對財產能起到更好的保障。” 他和她聊天,有個50多歲的力哥不請自來旁聽,還不時歪頭看老李。 “你是不收費的律師呀?”力哥終沒忍住,插話,聲音喑啞,緊跟連問,“真的不要錢?”“你可不可以幫我?” 老李點頭,請他有話慢慢說。 “我無兒無女,但低保的錢又一直有問題….”他講完後,老李把電話號碼留給了他,解釋約好了人要商量事,請他晚些時候聯繫, “放心,我會幫你。” “因為年齡、因為不收費,他已經無數次被人懷疑,說他是個假律師。”在事務所,老李的同事談起老李熱心腸牽出的奇怪流言。 紅旗河溝街頭,李本茂在認真聽取一位棒棒法律諮詢 李本茂對自己經手的每一個案子都十分認真 出庭要穿公安服 回應流言的證據在老李的公文包裡,它是他最“無可奈何”的底氣。 “去年,立案庭的聽我委託人說他請了個92歲的律師,就篤定地說遇到了假律師,你被詐騙了。”言畢,豁達的老李從公文包掏出律師執業證,佐證他的工作身份。 事務所合夥人張正輝說,截止到去年下半年,李老師在全國執業律師中,年齡排第三。 1987年5月,李本茂參加了重慶市首屆律師代表大會 “法律制度在80年代初被優化,李老師是共和國的第一代律師,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讓我們後輩艷羨。”在張正輝的敘述中,老李律師生涯清晰起來。 事務所留存的一張大學畢業證書、一張高等檢定考試成績單和一張律師培訓證書,見證了老李如何成為“全國最老律師之一”的經歷。 李本茂1952年畢業於私立重慶財經學院法律學系 畢業證書——1946年,李本茂怀揣著“以法救國”的追求,是年,他考入當時在法科領域享有盛譽的朝陽大學。從舊社會邁向新中國,他是第一批跨越了兩個時代的“老大學生”。 考試成績單——老李把它比作如今的“國考”,當年只要通過這個考試,就有了進入政府系統工作的機會。 “那一年整個重慶只有三個人合格,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們是最特殊一屆,1948年正值新中國成立的前夕,雖然我們考過了高等檢定考試,但是那年沒有放榜。”他說。 1980年李本茂參加中​​央政法幹部學校學習 結業證書,傳遞的是1980年的一期律師學習培訓,當時的律師多脫胎於政法體制內部。“在那個年代,律師出庭還要穿上公安服、甚至有時還會配警械。” 培訓結束後,老李成為了一名有“國家正式編制”的律師。那年,他53歲。 李本茂給當事人準備的辯護材料全部是手寫 2000多人聽他“替壞人好話” 律師的“鐵飯碗”還沒端夠7天,老李上庭為“壞人說話”。 “當年,很多人都不曉得律師給坊間說的殺人犯怎麼辯,都想看個究竟。”他說起當年出庭的場景,彷彿時光又回到在長安廠原電影院的台子上為涉嫌殺人者辯護的時候。台下是2000多人聞訊趕來的旁聽者。 “那是場公審,幾乎每個來旁聽的都是衝著看嫌犯及看律師,如何替壞人說話的心態來的。他們是來看熱鬧,作為律師我是辯護。法庭公訴的是故意殺人,我認為定性不准,這不能用單純的形式主義來判斷。”庭上,他辯駁。 “因為一把雨傘,他和死者產生了口角,激烈爭吵後動了手。他身體弱,怕打不贏,轉身戳了兩刀就跑。對準的是左臂……” 這次辯護,讓不少旁聽人開了眼,明白了律師替“壞人說話”不但很精彩,還是一堂生動的法制課。 嫌犯被改判,刑期減至12年。 通常,律師與罪犯的故事到這兒就終結了。老李的做法是,在對方服刑期內,他與對方通信60餘封,聊配合改造、談出獄後的新生活。 他沒想到,這期間,他成了服刑犯們的知心大哥哥,不少從未謀面犯人的開始跟他通信。“我發現信中有冤的,就讓他們寫申訴;沒冤的就勸認罪服法好好改錯。” 92歲的李本茂是現在仍持有律師執業證的律師 倒貼9430元 在律師事務所的會議室,老李與樊相國談話時會露出嘴裡僅剩的兩顆牙,說話不“關風”,提筆寫字手就抖。 “上個月有6顆,壞了4顆。醫生勸我年齡大了,拔牙要慎重,實在要撥就先拔1顆。我嫌這樣拔太麻煩,4顆一次全拔了。” 他說自己身體還好,不會一點小病就倒霉死的。 63歲的樊相國一聽到老李說起“死”字,淚沒忍住,忙抬手飛快地擦了擦眼睛。 “如果不是你,我不曉得死了幾回!”他的訟案資料摞起來超過5厘米厚。19年前,樊相國找到老李交了70元代理費,接下來,老李為他走訪、出庭、打印資料……凡跟自己訴訟有關的事,樊相國都會記錄在一個小本子上。記錄表明,19年前,老李除收過70元代理費外,迄今已倒貼了9430元,老李自掏腰包付的資料打印複印費不多,但逢年過節或樊相國生活困難時,老李送的接濟金高達近8000元。 在律師事務所裡,李本茂安慰案件當事人樊相國 今年44歲的匡渝是李本茂的學生,她對樊相國並不陌生。她說,老師倒貼錢幫樊相國是律師的俠義。 “90年代,老樊固定每週一來問案件進展,來一次,李老師多多少少都會給他錢。”匡渝直言不諱:“老師那幾年節約得每天只吃麵。” ——“面多少錢?” ——“3塊。” ——“給樊相國呢?” ——“一周50元。” 匡渝不理解。她清晰地記得年近六旬的老師曾為節省一點開銷,在事務所動手做飯。學生的不解換來李本茂的一聲嘆息,“不然怎麼辦?樊相國沒有生活自理能力。我不幫他,我認為是我做一個律師的恥辱。” 巴西華僑贈送錦旗給李本茂,感謝為其打贏官司 自創貓步走蛙步走 現在,老李已退休30年,因為“義務”的原因,他在律師事務所基本沒有收入。來自他供職事務所的消息表明,有不少人慕名而來找老李,都是些一審、二審、再審或抗訴都走完了的“疑難雜症案”。這些案件,老李基本都接手,截至去年仍在出庭,代理費收很少或者不收。 李本茂的電話本里不光記錄了電話號碼,同時也寫下了對方的生日日期,好為他們送上自己的祝福 這樣累嗎?難道沒想到過家人會擔心身體? “其他事我不想談。我認為至少能鍛煉身體,我這輩子都沒有住過院,連感冒都很少有。”他面對拋來的疑惑,聊出來的卻是做律師的樂趣,說這就是老天對法律人的獎賞,他是較幸運的之一罷了。 老李有個觀念,長壽是人的社會核心競爭力,重要根本。為了這個根本,他一生沒抽煙不喝酒不喝茶不打牌,喜歡每天走路鍛煉。他自創了一些長壽走路姿勢,還逐個取了“泳步走”等形象稱謂。泳步走,即手腳都要活動像游泳一樣,還有動作即名字的貓步走、蛙步走。他表示,每天要保證45分鐘的鍛煉量,即走到夏天微汗,冬天暖和才算有效果,“走的時候眼睛要左看、右看、前後看兼之多動手指。” 李本茂自編打油詩《律師的話》 除此之外,老李長壽的另一個秘訣是營造精神世界的富足,他創作了一首在律師界廣受讚許的“法小姐”詩歌。 “只要我還活著一天 就要為公正正義吶喊 要像火車那樣鳴著汽笛來 鳴著汽笛去…… 親愛的法小姐 我有個小小的夢想 臨終前 穿上律師袍 唱著法律之歌、律師之歌 照一張職業遺像留給您 留給您”

架站緣起

我從事法務工作已有6年之久, 每每遇到客戶來事務所都很緊張, 尤其是第一次遇到法律問題的客人更是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憂心忡忡.

若要到事務所詢問,又擔心高額的費用可能負擔不起等因素, 而排法扶的時間可能要等很久, 且法扶諮詢時間又短, 因有鑑於此, 我架了這個網站, 讓大家有一個透過網路做免費諮詢的方式.

事實上簡單的法律問題其實並不需要透過律師解決,寫寫狀就可以處理,另外也算替自己做做公德服務大眾,因此創立了這個法律諮詢家.…